歡迎訪問江蘇德音律師事務所網站!
2017環境公益訴訟培訓
法律咨詢(法律咨詢已更新)
關于法律咨詢的問題
關鍵字
欄目分類
論夫妻忠實義務
瀏覽次數:3684  發布時間:2010/7/24  作者:德音管理員
論夫妻忠實義務
內容提要:2001年4月28日新的《婚姻法》公布并開始施行,在總則中增設了體現婚姻法立法宗旨的第四條規定:“夫妻應當互相忠實,互相尊重;家庭成員應當敬老愛幼,互相幫助。”將夫妻互相忠實這一社會責任與道義融入到法條之中,在婚姻自由與道德自律之間更推崇以理入法、以法固理,由此來推進婚姻法律制度的健全發展。本文便著眼于此,首先從狹義和廣義兩方面來闡釋夫妻忠實義務的定義,對夫妻忠實義務的法律性質作出界定,然后嘗試從價值分析角度對此問題進行分析,并指出司法實踐中所存在的問題,著重對違背夫妻忠實義務是否可以作為法定離婚事由以及違反此義務的過錯方應否承擔損害賠償責任等問題作詳細的論述,最后針對上述問題,提出幾點完善夫妻忠實義務的建議。
關鍵詞:  忠實義務   配偶權   身份權   人格權   人文關懷   法定離婚事由   損害賠償責任
 
一、夫妻忠實義務的涵義及法律性質定位
    “忠實”的內涵是什么?它的外延又是什么?翻開字典,我們不難得知。忠實就是忠誠,老實。忠就是赤誠無私。無私就是無條件奉獻。在法制世界里,我們有必要無條件奉獻嗎?有可能無條件奉獻嗎?如果一結婚就必須無條件奉獻,那么,夫妻的婚前財產約定還有什么意義。應當說:在法制經濟社會中,有奉獻就必須得報酬,即有私才能有公,只有所有的“私”得到了保護和規范,“公”才能得到維護和發展。通說認為,關于夫妻忠實義務可以作狹義和廣義兩種解釋。狹義上的夫妻忠實義務,又稱貞操忠實義務,僅僅意味著配偶性生活的排他專屬義務。[1]而廣義上的夫妻忠實義務,則不僅包括夫妻在性生活上互守貞操,不為婚外性行為,也包括夫妻不得惡意遺棄配偶他方,不得為第三人利益犧牲、損害配偶他方的利益。筆者認為,這里的“忠實”應僅指狹義的忠實,即僅指性忠實,而在夫妻生活的其它方面應允許夫妻享有各自的獨立權和自由權。在父權家長制時代,出于維護男系血統的需要,法律對妻子的貞操要求極其嚴格,嚴厲懲處失貞婦女;對丈夫的通奸行為卻相當寬容,甚至承認男子納妾。資本主義早期法律雖規定貞操為夫妻雙方義務,通奸、重婚作為離婚的法定理由,不允許相奸者結婚,但法律對貞操的要求嚴于妻而寬于夫。如1804年《拿破侖民法典》規定,夫得以妻與他人通奸為由訴請離婚,而妻子僅能以夫與他人通奸并在婚姻住所姘居為由訴請離婚。日本舊民法也有類似規定。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的現當代,資本主義國家修訂婚姻家庭法,才漸漸刪去舊有不平等法律,普遍將夫妻置于平等地位,“忠實”成為對夫妻雙方的平等要求,并將其視為維護夫妻關系的特質及其婚姻穩定的要素。法國民法典、瑞士民法典、意大利民法典、瑞典民法典、美國的許多州立法都明文規定相互忠實是夫妻的義務。
    在我國婚姻法對夫妻忠實義務作出界定前,對夫妻忠實義務是屬于道德義務還是法律義務存在爭議,有這么幾種觀點。一是有人認為夫妻忠實義務從根本說是一項道德義務,甚至僅是一項并非公認的道德義務。[2]二是認為夫妻忠實是夫妻之間兩性關系的義務,這實際上也是排他的權利,法律明確夫妻之間有相互忠實的義務,旨在以立法方式端正人們的婚姻態度。[3]三是認為夫妻忠實是一項法律義務,違反此義務的配偶和第三者將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并且另一方可以報告當地公安機關或司法機關申請排除障礙。[4]新婚姻法吸收了爭論的成果,對夫妻忠實義務進行了規定,使其上升為法律義務,但是,我們應當明確這并不意味著夫妻忠實義務與道德無關,而是我國法律所體現的德治與法治的有機統一,治理這一問題必須做到兩者的互補與和諧,這一點是我們認識夫妻忠實義務法律性質的前提。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對夫妻忠實義務的法律性質還要注重從以下兩個方面加以理解:
    <1>、配偶權是基于夫妻法律規定的夫妻身份地位而產生的基本身份權,從法律性質上看,具有權利義務的復合性,即在配偶權中權利和義務不可分割,行使權利亦即履行義務。原則上這種身份權權利人不得放棄,甚至可以認為權利人有行使它的義務。配偶權雖然本質上是權利,卻是以義務為中心。權利人在倫理道德的驅使下自愿或非自愿的受制于相對人的利益,因而權利中包含著義務。所以,雖然夫妻忠實義務名為“義務”,可筆者認為,在本質上它卻是權利與義務的復合體,這兩個方面相互依存,缺一不可。
    <2>、夫妻應當相互忠實是夫妻雙方共有的權利和義務。[5]即丈夫有要求妻子對自己忠實的權利,而同時自己負有對妻子忠實的義務,相對應而言,妻子有要求丈夫對自己忠實的權利,而同時自己負有對丈夫忠實的義務。
 
二、夫妻忠實義務的基本價值分析
    將一項權利(或義務)納入法律所規范的領域,首先應回答這樣的問題,即將這項權利(或義務)法律化是否具有價值,法律對其規范能否保持、甚至增加這樣的價值?這種價值在法理學上稱為“法的目的性價值”,法的目的性價值是所有法律所追求的理想和目標。我國將夫妻忠實義務作為配偶權的核心內容納入到法律保護的領域內,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夫妻忠實義務是人類社會發展所崇尚的美德,對夫妻忠實義務的保護實質上可被視為國家對正義的維護與促進。
    婚姻家庭法的調整對象實質上是一種特殊的社會關系。這種社會關系的特殊性結合了人的自然屬性和社會屬性,兼容了個體需要與人類社會的需要,“可以說,婚姻家庭是人類的原始動物性與社會性,個體需要與社會存在和發展需求之間的一種不可調和又必須調和的產物。”[6]婚姻家庭法的這種社會性導出了國家出面保護婚姻家庭的必然性,意味著國家和社會各方面應盡可能地保證公民的結婚權,生育權,維持家庭生活和諧的權利(忠實義務即是其中一方面)得以全面實現,保護每個合法的婚姻家庭能夠正常發揮其各種功能。這就賦予了國家一種權力。國家可以據此在尊重公民在婚姻家庭領域私生活的合法自主權范圍內,為保護婚姻家庭而適當限制和干預公民的私生活。此時,國家已不能因部分公民強調“婚姻家庭完全是個人私事”而完全由當事人任性。任何妨礙公民正當行使婚姻家庭權利或有可能侵害此項權利的行為都必須予以取締。婚姻家庭關系中夫妻忠實義務正是國家應給予界定和保護的前提性要素。
    所以,將夫妻忠實義務納入法律規范調整范圍中,實質上是在婚姻家庭法中體現了法理學上的價值----正義。國家憑借其權力限制和干預公民個人的私生活,規定夫妻忠實義務,對超出公民的容忍度,嚴重損害公民利益的行為加以制裁和處罰實質上保障和促進了正義在婚姻家庭法中的實現。具體表現在:
    第一,明確了夫妻忠實義務,確立了婚姻家庭法中的正義導向。這是法在實現分配正義方面的作用。承認夫妻忠實義務在法律上的地位,將其納入配偶權并規定在婚姻家庭法中,實際上是將指定分配的正義的原則法律化、制度化,并把這種正義具體化為權利、義務和責任,實現對個體利益和社會利益進行權威性的、公正的分配。
    第二,懲罰違反法律規定妨礙婚姻家庭關系自然延續的行為人,申張婚姻家庭關系中的正義要求。一般而言,夫妻感情破裂,雙方自愿結束婚姻關系,并不以夫妻一方或雙方違反夫妻忠實義務為前提。但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嚴重侵害夫妻一方的合法權利,導致婚姻關系非自然結束的行為人(包括夫妻對方,也包括第三人),應當受到法律的制裁。這是基于道義的正義要求。
 
三、司法實踐中存在的問題
    雖然新修訂的婚姻法對夫妻忠實義務作出了明確的規定,我們也肯定了其法律價值,但這一規定只是一個不可訴條款,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解釋指出,“當事人僅以婚姻法第四條為依據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不受理,已經受理的,裁定駁回訴訟。”[7]也就是說,在訴訟中不能直接以它來處理和解決糾紛。有的學者認為,這一條司法解釋屬于倡導性條款,只是以立法的形式明確告知社會,體現的是德治結果,而非法治目標。[8]所以,在司法實踐中如何根據法律的規定來維護當事人尤其是受害一方的權利,如何對違背夫妻忠實義務的一方進行處罰,應該引起我們的強烈關注:
    首先,應否將違背夫妻忠實義務作為法定離婚事由?
對于應否將違背忠實義務作為法定離婚事由歷來存在著激烈的爭論,修訂之前的《婚姻法》規定,“夫妻感情確已破裂”作為離婚的法定事由,后來的立法又對“夫妻感情確已破裂”規定了幾種具體的法定情形,對離婚的適用提供了確切的法律依據。但是,法律一直沒有把違背夫妻忠實義務作為法定離婚事由之一。原來的“夫妻感情確已破裂”的標準不僅對于法官掌握判斷夫妻感情已破裂標準難度極大,而且在確定夫妻感情是否破裂的離婚理由上,給法官以主觀臆斷的極好借口。[9]針對這種情形,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了司法解釋,就如何確定夫妻感情破裂規定了具體的使用標準,但是,違背夫妻忠實義務能否作為法定離婚事由仍在討論中,沒有得到法律的認可。
    筆者認為,目前還不宜將違背夫妻忠實義務作為法定離婚事由。首先,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三條的規定,當事人僅以第四條即夫妻忠實義務為依據提起訴訟,人民法院不受理,從這一條的法律精神可以看出立法者的意圖,將其規定為法定離婚事由不僅于此沖突,而且時機還不成熟。其次,將此規定為法定離婚事由可操作性有待考證。根據婚姻家庭關系自身的特點以及法律精神看,這一問題還要更多的依靠德治,就是通過提高人們的道德水平來最終解決,而不宜直接通過公共權力加以硬性的處理,它只是一個具有感召力的努力目標,而不是法律判決的依據。因為在司法實踐中存在如何取證等一系列問題,結果可能會適得其反,難以收到預期的效果。最后,有的學者認為應將違背忠實義務作為法定離婚事由,他們認為如此規定的實質,是將違背忠實義務的法定離婚事由確定為無過錯一方當事人提出離婚的法定事由,而違背忠實義務的過錯方不得將其作為自己提出離婚的法定事由,即不得故意先實施違背夫妻忠實義務的行為然后據此提出離婚。這樣規定的目的,就是要保護無過錯一方配偶的合法權益,不能讓無過錯一方當事人因此而受到損害。[10]這種觀點乍聽起來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第22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符合第32條第2款規定“應準予離婚情形的”,不應當因當事人有過錯而判決不準離婚。[11]所以,如果按前述學者觀點附條件將其規定為法定離婚事由,就和該條司法解釋形成沖突于矛盾,更不利于法律的實施于適用,必將會在司法實踐中帶來更多的問題,而難以達到預期的效果,所以筆者認為,規定這一條的時機尚不成熟,還不宜將違背夫妻忠實義務作為法定離婚事由之一。
    其次,是否可以要求違背夫妻忠實義務的一方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新婚姻法第四條規定“夫妻應當相互忠實”,這是我國婚姻立法的一大突破,此規定盡管是道德規范上升的法律規范,是倡導性條款,但法律上的“應當”用語,不僅具有必須強制執行的強制性質,而且包含了對通奸、姘居、重婚等婚外性活動的禁止。[12]所以,如何在對無過錯方進行救濟便顯得既合理又重要,那么,是否可以要求違背夫妻忠實義務的一方承擔損害賠償責任呢?提出這個問題所受到的阻礙有一點就是,中國人在觀念上還是不能接受這樣的思想,認為對貞操這種人格上的利益實行損害賠償,不符合國情,有人格商品化的傾向。[13]其實,這樣的擔憂是可以理解的,也是應該的。但是,根據國外的立法經驗和實踐,這樣的憂慮是可以化解的,而且,如果不對違背忠實義務的行為人予以精神損害賠償的制裁,就不能很好的保護公民的配偶權這種身份權,保護身份權的制度就不健全。忠實雖不能強制執行,但違背忠實義務的行為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法律同時賦予受害配偶一方一定權利,以示救濟。《婚姻法》(修正案)第32條、第45條、第46條就夫妻一方違背忠實要求的行為應承擔的法律責任作出了明確規定,夫妻一方重婚或者與他人同居,配偶另一方有權要求離婚;離婚時,無過錯方有權向過錯一方請求損害賠償;過錯一方的重婚構成犯罪的,依法承擔刑事責任。受害人可以依照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向人民法院自訴;公安機關應當依法偵查,人民檢察院應當依法提起公訴。這些規定不僅明確確認夫妻一方不忠于婚姻的行為是違法行為,是侵權行為,而且確定行為人必須為此承擔相應法律責任。《婚姻法》(修正案)顯然加大了對違背夫妻忠實要求的行為的法律調控力度。不過,根據《關于適用〈婚姻法〉解釋(一)》第3條規定,“當事人僅以婚姻法第四條規定為依據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已經受理的,裁定駁回起訴”。可見,據該解釋規定精神,夫妻一方欲對有通奸行為的另一方配偶追究民事責任尚有難度。那么對于夫妻共同財產,到底應如何進行賠償呢?筆者認為,首先,有過錯方承擔損害賠償責任,不僅包括財產賠償,還有精神賠償,比如說,可以使用停止侵害、賠禮道歉、恢復名譽、消除影響的民事責任方式。[14]此外,對夫妻雙方采用約定財產制的,對法官和法律適用上都沒有問題,可以判決有過錯一方用自己的財產進行賠償。對于夫妻共同財產制而言,有個人財產的,用個人財產賠償,沒有的,可以從夫妻共同財產中拿出一部分作為無過錯方的賠償,這部分財產為個人財產。另外,可以結合使用賠禮道歉等方法承擔責任,而不見得僅僅使用經濟賠償一種方法。根據我國立法經驗和實踐,還可以規定違背夫妻忠實義務的一方要承擔離婚損害賠償責任,即可以將違背夫妻忠實義務規定為離婚損害賠償的事由之一,以此來保護無過錯方。由此可見,無論是離婚損害賠償還是其他形式的損害賠償,法律都可以把違背夫妻忠實義務作為法定事由加以規定和實行,使得這一條款更具可操作性和實用性。                  
    再次,是否可以追究與婚姻當事人一方通奸的第三人的法律責任?
    對此問題,各國和地區規定不一。不少國家和地區的婚姻家庭法有責任追究制度規定,或者適用侵權行為法,即賦予受害方向與其配偶通奸的第三人提起停止妨害之訴,又賦予受害人提起損害賠償之訴的權利。依據日本民法的解釋,與妻方通奸的第三人,其行為構成對夫權的侵害,應負損害賠償責任;按照日本判例,對與夫通奸的第三人,妻亦可請求損害賠償。依照法國民法解釋,配偶一方對與他方通奸的第三人,可依民法關于侵權行為的規定索取賠償;如第三人不停止通奸關系受害配偶可請求間接強制罰金;依判例,配偶一方的通奸行為被他方當場發現的,第三人簽署的確定金額的賠償契約有效。我國香港特區婚姻法律也有類似規定。香港婚姻訴訟條例第14條規定,被指控的奸夫列為法律程序的一方,“如由丈夫提交的離婚呈請書中指稱有通奸事,或丈夫在答辯書請求離婚并稱有通奸事,該丈夫須將被指控的奸夫列為共同答辯人,但如果法院基于特殊理由而予以免除的,則不在此限。如果由妻子提交的離婚呈請書中指控有通奸事,法院若認為適當,可指示將被指控奸婦列答辯人。只有在上述情形下呈請人完成證據后,法院認為未有足夠證據指證該名男子或女子,法院可指示上述共同答辯人獲免作為該訴訟案的一方”。關于通奸的損害賠償問題,香港婚姻訴訟條例第50條規定,“呈請人可在離婚呈請或裁判分居呈請中,或在只要求損害賠償的呈請中,以某人與呈請人的妻子或丈夫通奸為理由,向該人申索損害賠償。對于在任何該等呈請中討回的損害賠償,法院可指示按何種方式予以支付和運用,并可指示將全部或部分損害賠償,為該宗婚姻的子女(如有的話)的利益而作出授產安排或作為供給該妻子的贍養費”。我國《婚姻法》(修正案)對此無明文規定。根據最高法院上引司法解釋第28條規定,承擔離婚損害賠償責任的主體,為離婚訴訟當事人中無過錯方的配偶。可以說,內地對與夫妻一方通奸的行為人并不追究民事責任。
    筆者認為,追究與婚姻當事人一方通奸的第三人的責任是十分必要的。
           
四、對完善我國夫妻忠實義務制度的幾點看法
    如前文所述,新婚姻法雖然在總則中規定了夫妻忠實義務原則,但卻沒有規定涉及具體權利義務的條款,導致司法實踐中遇到不少難題,因此,我們還應從立法等方面進一步完善我國的夫妻忠實義務制度,切實維護配偶雙方的合法權益,鞏固我國的婚姻家庭制度。
(一)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受害配偶方享有停止侵害請求權。
    如前文分析,受害配偶方可以基于另一方違反夫妻忠實義務而請求離婚損害賠償,那么,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呢?受害配偶方是否也有一定的請求權呢?答案是肯定的。我國《民法通則》的第120條規定:“公民的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受到侵害,有權要求停止侵害,恢復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并可以要求賠償損失。”該條文規定的是人身權受到侵害的救濟措施,只是列舉的人身權種類過窄,我們可以對本條作擴張解釋,其他人身權如果受到侵害也應適用,包括配偶權。因此,夫妻一方的忠實請求權受到侵害,受害方也有權請求法院判令不忠配偶方和“第三者”停止侵害、賠禮道歉、賠償損失。
(二)通過訂立婚姻忠實協議來彌補立法不足
    我們知道,任何一個完整、有效的法律規范,在邏輯上都是由前提條件、行為模式和法律后果三部分所組成。“前提條件”指明了適用該規則的時空范圍及其他具體條件。“行為模式”明確規定了在符合假定條件的情況下,人們可以做什么、應該做什么或不應該做什么。“法律后果”則規定人們的行為符合或違背行為模式的要求時,分別引起的法律上肯定或否定的結果。前文已經提及,我國現行婚姻法在總則上規定的“夫妻忠實義務”條款,只是一個不可訴條款,在實踐中是欠缺可執行性的。此外,我國新婚姻法在“法律責任”一章同樣也規避了忠實的確切涵義,只在第四十六條對兩種違背夫妻忠實義務的行為及其引起的離婚時無過錯方有權請求損害賠償的法律責任進行規定。除了“重婚”和“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的情形之外,過錯方如何對其他不忠實行為承擔民事法律責任呢?
    法律規范的原則性和有限性決定了《婚姻法》不可能面面俱到,而通過簽訂協議的形式進行立法彌補,是民事立法最通常的一種作法。在婚姻忠實的問題上,我們可以在“法不禁止”的前提下,在協議中明確“忠實”的涵義和“不忠實”導致的法律責任。
    所謂婚姻忠實協議,是指男女雙方在婚前或婚姻存續期間訂立的以婚姻存續期間互相忠實為主要內容的相關權利義務的約定。[15]從本質上講,婚姻忠實協議屬于財產協議,因為協議雖然以夫妻的忠實義務為主要內容,但在夫妻一方違反該義務,致使夫妻忠實遭受破壞時,違約一方需要以其自身的財產及其相關權益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這樣,通過訂立夫妻忠實協議,不僅彌補了立法的不足,而且增加了夫妻忠實義務的可執行性。
 
五、結語 
    通過以上分析和討論,筆者認為,我國新《婚姻法》將夫妻忠實義務寫入總則之中,體現了立法界和人民群眾對這一問題的重視,也體現了我國婚姻立法的進步和與國際接軌,有著顯著的積極意義,但是作為不可訴條款,它只是一條倡導性的規定,至于它在司法實踐中能夠發揮多大的作用,對無過錯方合法權益的保護能夠深入到何種程度,筆者感到有些懷疑,這也是寫作本文的初衷和目的,希望能對這個問題的解決起到一點作用,從而有助于進一步完善我國的婚姻家庭立法。
 
 
 
 
 
 
參考文獻:


[1]   楊遂全 著:《新婚姻家庭法總論》,法律出版社2001年7月第一版,第253-256頁
[2]   王建勛 著:《法律道德主義批判》、《婚姻法修改論爭》,光明日報出版社1999年1月第一版,第27
[3]   王玫 著:《婚外戀:涉及道德于法律間的話題》,北大法律信息網2001年3月7日
[4]   《兩“家” 對壘,爭治“不忠” 》,《北京廣播電視報》2001年2月27日第二版
[5]   巫昌禎 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講話》,中央文獻出版社2001年5月第一版,第87頁
[6]   曹險峰 著:《夫妻忠實義務的法理學思考》,載于《當代法學》2002年第6期
[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
[8]   黃松有 主編,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廳著:《婚姻法司法解釋的理解和適用》,法律出版社2002年4月第一版,第18頁
[9]   楊大文 主編:《新婚姻法釋義》,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1年5月第一版,第256頁
[10]   梁書文 著:《婚姻法及相關條文新釋》,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2000年4月第一版,第368頁
[11]   李銀河、馬憶南 主編:《婚姻法修改論爭》,光明日報出版社1999年1月第一版,第384頁
[1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巫昌禎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講話》,中央文獻出版社2001年5月第一版,第33頁
[13]   馬原 主編:《新婚姻法詮釋與案例評析》,人民法院出版社2001年12月第一版,第156頁
[14]   蔣月 著:《夫妻的權利和義務》,法律出版社2001年7月第一版,第406-420頁
[15]   陳鑫 著:《淺論夫妻忠實義務》,載于“法律圖書館”網
 
 
 
注釋:
1)      楊遂全著:《新婚姻家庭法總論》,法律出版社2001年7月第一版
2)      王建勛著:《法律道德主義批判》、《婚姻法修改論爭》,光明日報出版社1999年1月第一版
3)      王玫著:《婚外戀:涉及道德于法律間的話題》,北大法律信息網
4)      《兩“家” 對壘,爭治“不忠” 》,《北京廣播電視報》2001年2月27日第二版
5)      陳鑫著:《淺論夫妻忠實義務》,載于“法律圖書館”網
6)      曹詩權著:《中國婚姻家庭的宏觀定位》,載于《法商研究》1999年第4期
7)      苗文全著:《配偶權研究》,吉林大學法學院碩士論文
8)      曹險峰著:《夫妻忠實義務的法理學思考》,載于《當代法學》2002年第6期
9)      邵世星著:《夫妻同居義務與忠實義務剖析》,載于《法學評論》2001年第1期
10)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
11)  黃松有 主編,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廳著:《婚姻法司法解釋的理解和適用》,法律出版社2002年4月第一版
12)  楊大文 主編:《新婚姻法釋義》,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1年5月第一版
13)  梁書文 著:《婚姻法及相關條文新釋》,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2000年4月第一版
14)  李銀河、馬憶南 主編:《婚姻法修改論爭》,光明日報出版社1999年1月第一版
15)  巫昌禎 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講話》,中央文獻出版社2001年5月第一版
16)  馬原 主編:《新婚姻法詮釋與案例評析》,人民法院出版社2001年12月第一版
17)  蔣月 著:《夫妻的權利和義務》,法律出版社2001年7月第一版
18)  柳經緯 主編:《婚姻家庭與繼承法》,廈門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
19)  王勝明、孫禮海 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修改立法資料選》,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
20)  王麗萍 著:《婚姻家庭法律制度研究》,山東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21)  卓冬青、劉冰 主編:《婚姻家庭法》,中山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
22)  陶毅 主編:《婚姻家庭法》,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
23)  劉旺洪 主編:《新婚姻法釋義》,江蘇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
>> 相關新聞:關于 婚姻 的新聞
無性婚姻,難以啟齒的離婚理由 [2009/12/16]
上海高級人民法院院《婚姻法》司法解釋 [2007/12/17]
《關于處理婚姻關系中違法犯罪行為及財產問題的意見》[2000] [2007/12/17]
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審理好婚姻家庭糾紛案件 [2007/12/17]
如何判斷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實際取得的知識產權的財產性收益的歸屬? [2007/12/17]
 
[ 常州市律師協會 ]  [ 常州仲裁委員會 ]  [ 常州勞動和社會保障局 ]  [ 常州公司法律顧問網 ]  [ 常州永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 ]  [ 常州市房產管理局 ]  [ 常州市行政服務中心 ]  [ 江蘇律師網 ]  [ 西安律師 ]  [ 中國律師網
 
--=歡 迎 光 臨=---江蘇德音律師事務所-
電 話: 0519-83118388傳 真: 0519-86662536   郵 編: 213003
地 址: 常州市勞動西路231號嘉仁大廈5樓504室 (中天鋼鐵體育館、狀元樓大酒店北側)
站長:儲中俊      聯系電話:15206125772
蘇ICP備08007286號  技術支持:常州網絡公司常州網站建設
股票微信散户群